陈玮:誉存生存法则
2018-01-04来源:誉存科技作者:誉存科技

西南地区金融市场的爆发让陈玮为誉存科技找到了突破口。而在中国征信市场逐渐放开的大背景下,她又能否借这个风口实现更大的发展,将会是接下来最大的看点。

约好的采访时间是下午一点,当记者如约到达陈玮的办公室的时候,她的同事也几乎同时递给了她一盒盒饭。创业者多如牛毛,但忙,也许是他们为数不多的共性之一。

陈玮说自己是一个“爱折腾的人”,尽管这与她展现出来的形象并不相符。

2014年,她放弃了在美国让人艳羡的工作,回国创业,并在2015年回到重庆打造了“橙信大数据”平台,试图从完善企业领导者的征信体系入手,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问题。

在中国,这仍是一个新行当。传统上来说,中国的个人以及企业的信用评估数据几乎都被中国人民银行包办,即便在央行打开了个人征信市场化的闸门之后,目前中国的企业征信机构也只有150多家。

和数以万计而且有强烈需求的中小企业相比,这显然不够。这也是陈玮乐观的原因之一。

折腾

一身连衣裙、头发自然披落,说话时语速极快……干练利落,这是陈玮给人的第一印象,并非如她所言自己是一个爱折腾的人。

从中科大毕业之后,她拿到了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的全额奖学金,赴美留学。毕业之后,陈玮找到了一份让人艳羡无比的工作——华尔街某投行投资总监,帮助孵化超过30家科技型初创企业,投融资总额超过1亿美元。

包括她的父母在内,大多数人都认为这已经足够了。以至于当她有了回国创业的想法时,她的父母火急火燎地飞赴美国,给女儿做思想工作。然而,这并没有阻止陈玮。

2014年,借助国内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计划的机会,陈玮带领团队回国,在杭州创办了杭州誉存科技有限公司。这源于陈玮的一个偶然发现

一次回重庆省亲时,她发现自己只能申请办理额度为3000元的信用卡,但在美国凭借自己的信用记录,申请额度至少有5万美元。巨大的差距让陈玮意识到像自己这样在央行征信系统中没有信用记录的人非常吃亏,那么这样的人又有多少呢?

带着这个问题,陈玮对国内信用市场展开了近1年的调查。她发现我国个人及企业的征信记录几乎只存在于央行的征信系统中,至少有9亿国人因为没有贷款经历而缺乏信用记录。“其中,18岁至26岁这个年龄段的在校学生和刚进入社会的青年,属于信用记录空白人群,他们却在个人消费、贷款、求职和交友等方面对个人信用有着强烈的需求。”

找到了目标市场,陈玮带领她的创业团队打造了一个名为“橙信”的信用评估平台。这个平台以互联网社交、电子商务交易等数据为基础,借助大数据技术为个人用户提供信用评估服务,同时也为企业客户提供信用评估服务。

然而她明显低估了或者说高估了国内征信市场的发育程度。鉴于国外将社交数据融入个人征信的成熟运用,他们将这种模式也搬到了中国,但事实上国内社交数据信息并不完善,这种方法在中国并不适用。

陈玮和新生的誉存需要重新调整航向。

风险是可以量化的

采访中,陈玮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案例。

庄吉集团是曾经的温州服装企业巨头,发展得非常迅速。但是从2013年开始,这家企业的子公司开始不断陷入司法纠纷,并且危害程度在不断扩大。为了应对这种不利局面,庄吉集团开始在背后不断注销这些涉事子公司,试图将危机化解于无形。

但是纸终究未能包住愈发旺盛的火苗。2015年,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庄吉旗下庄吉服装、庄吉船业等六家公司已进入破产重整状态,庄吉集团在欠下了银行300亿元的坏账之后,最终宣布放弃自救。

现在的陈玮回想起来,“如果当时能有企业对庄吉集团的这些隐秘动作有所察觉的话,这笔坏账可能就不会存在了。”

这也是目前誉存科技的主攻方向。从今年年初开始,誉存便一直试图通过利用大数据来为企业建立一套更加完整的征信方案。

“之前评判一家企业征信的标准可能就是财务报表,很单一。而我们现在想做的就是通过包括企业信息、法人信息、关联企业状况等近千个维度,来为企业建立一套完整的模型,然后帮助他们解决融资难的问题。”

据陈玮透露,目前和誉存科技合作的企业已经超过了300家,且已经拿到了数千万元的融资。

生存法则

抛开商业模式、技术等因素不谈,摆在所有企业面前最大的问题几乎都可以被概括为一个:如何活下来?因为只有活下来了,才有本钱去谈论一切的可能性。

具体到誉存来说,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15年6月,除中国人民银行的征信中心外,央行审批通过的企业征信机构为78家,社会统计的数量约为150家。那么,誉存科技该如何在这个已经逐渐暴露的蓝海中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或者说,誉存的核心优势在什么地方?

2015年,陈玮把誉存科技的总部由杭州迁到了重庆。除开故乡等感情因素不谈,西南地区迸发出来的金融活力才是背后的深层次原因。

几乎就在陈玮创立誉存科技的同时,西南地区正在以一种亮眼的姿态出现在中国的经济版图上,重庆更是在随后的几年里占据了全国GDP增速榜的垄断地位。“西南地区包括互联网金融在内的创新型金融产品不断涌现,迫切需要建立能为之提供高科技数据的信用服务体系。”

而另外一方面,将总部设在重庆,也能够避开和北上广等地区征信机构的正面交锋。对于誉存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性价比较高的突破口。

“从很多方面来说,西南地区和杭州等东部地区确实还有较大差距,我们团队也有人曾经质疑过这个决定。但是西南地区唯一不缺的就是机会和能够生存下来的土壤。这是我们目前无法拒绝的。”陈玮说。

此外,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就是誉存的团队。除了陈玮之外,誉存科技核心团队还包括曾经在Paypal负责风险控制的刘德斌以以及在Ebay和Visa担任主管工程师的严开。

“他们一个懂技术,一个懂数据,配合得几乎天衣无缝。”而在这个核心团队的基础上,誉存已经成功吸引了包括从西班牙、加拿大、新加坡等地学成归来的数据科学家的加盟,目前光是数据库的海外人才已经达到了10个人。

在业内人士看来,中国征信市场空间将会超过1000亿元。但是目前中国所有从事个人征信和企业征信企业的总规模只有20亿元。这无疑又是一个巨大的金矿。至少从目前来看,陈玮为誉存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突破口。而突破之后的发展路径,将会是接下来的最大看点。

中小微企业普惠金融一站式解决方案服务商
联系我们